zevero

杂食/各种文风实验。
call me zeze or 叁亏

© zevero

Powered by LOFTER

小冤家

小孩子明台和少年明楼 马猴烧酒明台变团子的AU

不管背景 没有逻辑 只要萌和搞笑

 

  “过来。”明楼对在餐厅门外畏畏缩缩的明台招手。

  明台小手扒在门框上,偷偷探头,露出水汪汪的眼睛盯着明楼与明镜,活脱脱一只吓坏了的猫儿模样。

  明楼心里想笑,脸上还是绷着:“不听大哥的话?”

  小猫一步分成三步磨蹭到桌子前,明楼将他一把拎到自己腿上,看见明台快瞪出来的眼珠子,嘴里漏出几声笑。

  明镜也偷笑着,作势拍了自己恶趣味的弟弟一下:“你少吓唬明台,万一他又……”

  话音未落,只听“扑哧”一声,微弱的气流吹乱了明楼的头发。

  两人的笑声戛然而止。

  一个毛茸茸的雪白团子正蠕动着短短的手脚,试图摆脱衣服的纠缠从大哥腿上跳下去,却不料被明楼抓住小手小脚抱在怀里。

  这恼人的哥哥正与大姐对视着,眼里无奈并着好笑。

  明楼晃晃手臂,摆着脸吓唬道,“别当你变成这样我治不了你。”

  话音未落,毛团子抖了两抖,蹭的明楼新做的西装满领子毛。他想生气,颧骨却先一步升天了,忍不住在黑珍珠似的的眼睛旁边亲了一口。

  “我错了……大哥不打,也不扒毛毛做衣服……”明台讨好的在明楼脸颊上磨蹭几下,口齿不清,声音软绵。

  明楼还没来得及再满足一下自己捉弄明台的恶趣味,明镜的灼灼目光就扫过来了:“扒毛做衣服?”

  “我就是唬唬他,大姐。”明楼心里一咯噔。这鬼机灵。

  明镜哼了一声:“嘴上没数吗,明台才多大,”说着把明台抢进怀里顺毛,“看他给你吓的。”

  趁明镜瞪着明楼,明台偷偷冲明楼咧开了嘴。

  明楼瞥了得意到毛都蓬起来的弟弟一眼,低头认错:“是我不好,大姐,”说着伸手想把团子捞回来,“明台,哥哥向你道歉,罚我一直抱着你好不好?”

  “我还不晓得你,背地里一套,我一走明台不晓得被你揉成什么样子。”明镜把明台往怀里紧紧。明台趴在大姐的肩上,对着明楼龇牙,对着披肩啃起来,口水浸透了流苏

   我惯着他还来不及,明楼摸了摸自己先前被明台弄得湿哒哒的肩膀,认命的叹气。

  “大姐我错了,把明台还给我成吗?诶,大姐!”眼见明镜抱着明台上楼,明楼喊了一声,却只能用幽幽的目光送一大一小笑嘻嘻的上楼。

  他恼火的坐下来,一脚差点踢着茶几。

   

   明家姐弟头一次发现明台能变成白花花的毛绒团这件事,还得追溯到那时还不知道名字的小宝贝刚进明家那个夜晚。

  失了母亲的孩子不哭不闹,倒很为忙乱不堪的明镜同明楼省心。眼见到睡觉的钟点,也任明楼牵着乖乖地走进浴室。

  谁晓得一沾水就坏事情了。

  明楼就是再少年老成,也被好好的孩子突然膨的变成个雪白团子浮在浴缸里的景象吓得跳了脚,踩着沾水的瓷砖一下子跌坐地上。他貌似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这是个离奇梦境的可能性有多大,最后忍不住对着一团毛茸茸在浴缸里伸着丁点儿长的四肢猛划水的景象笑出了声。

  团子努力地在水面上扑腾着,一双墨黑的大眼眨巴眨巴,忽地发出模糊的声音:“呜……水,不要……”

  诶呀,哭了。明楼赶忙凑上前把小团子捞出来,却不想被甩了一脸水。

  他忍着把怀里这毛球撒手就扔的冲动,用自己的浴袍把小东西一裹,哄道:“不怕,我们离水远一点。”一面说一面捋毛,为顺滑的手感而感叹了一番。

  明楼抱着他出来,一开门对上明镜。

  明镜看见弟弟衣衫狼狈怀里抱着一团湿漉漉的雪白,迟疑了几秒,看似镇定地问:“我怎么不知道你会法术?”

  早叫大姐少看神怪小说,明楼一边腹诽一边面无表情地回答:“我也不知道。”

  两人在走廊上相对无言,只有毛团子拱来拱去,最终成功地将除眼睛以外的部分全都藏进浴巾里,眼珠转来转去。

  “你们是谁?”

  姐弟二人惊诧地看着彼此,才反应过来是怀里的小东西说话了。

  明楼低头,对上白团懵懂的水蒙蒙的眼睛,想好的话都堵在了嗓子里。他求助地看向明镜,发现对方的惊慌都写脸上了。啧,指望不上,明楼皱着眉头又松开。

  半晌他说:“我是你哥哥。”

  “我没有哥哥。”明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从那只剩眼睛的所谓脸上看出吃惊的。

  他微笑了一下。“从今天起就有了。”


私这儿后续没有,后续找 @南知 


评论(3)
热度(53)
2016-0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