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vero

杂食/各种文风实验。
call me zeze or 叁亏

© zevero

Powered by LOFTER

烟鬼

喜欢楼台这对蛮久 终于还是摸了个鱼

灵感来自house of cards

也许有后续

 以上


明台从不在家里抽烟,大抵是因为明镜不喜。但比起大姐的埋怨,明楼的手段更能让明台规矩些。

那年他不过十五岁,正是好奇与叛逆一样旺盛的年纪,家里又从不吝啬他的零用,几包烟钱总是能背着家里渡陈仓的。他向来聪明,收拾妥当了才回家,明镜竟也没起疑。

但明楼毕竟是明楼,抓住苗头后先是让明诚不动声色的抄了明台的私藏,又借了其他因由断了大姐不时塞来的零花。明台自明诚口中探探风头,已知大事不妙,只好趁大姐出门的一晚敲响了明楼的书房门。

“坐下。”明楼头也不抬。

明台坐进沙发,两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上。

明楼手上的公文一页一页慢慢看过去,明台的手随着不时的翻页声渐渐汗湿了,一颗心吊着,想猜又不敢猜明楼的惩罚。

他明台在这家里素来要风雨就没得晴天,唯一怕的就是明楼。家里人哪个不宠爱他,但明楼到底不像明镜对他百般妥协,自小到大又都是他在明台面前唱白脸,立起规矩来毫不手软。

小错或许扮扮可怜相、靠着大姐也就糊弄过去了,这事儿给抓住了,明台心里没底。

正胡思乱想着,听见啪的一声,明台看见明楼合了文件,板着张脸走过来,条件反射似地就缩肩低头。

明楼挨着明台坐下,俯身凑近了惊惶的一张小脸,问道:“现在知道怕了?还敢不敢?”

明台抿紧了唇,下意识的摇头,一双水润的眼可怜兮兮地偷瞄明楼又立刻垂下。

明楼笑了一声,自茶几上的锡制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到明台眼前,“张嘴。”

虽不解其意,但明台还是乖乖把烟衔在嘴里。

明楼替他点上火,说:“抽吧。”

明台僵硬的吸进一口气,烟在口腔里盘桓萦绕,吞吐皆不是。烟是好烟,薄荷味中略有苦涩,口感清爽却不稀薄。但他怎么敢在明楼的视线里吞云吐雾,于是将烟捏在指尖。

“怎么不抽了?”明楼仍是笑着,明台却更怕了,一面摇头一面就要将烟掐灭。

明楼伸手将烟夹了过来,吸了一口,收敛了笑意说:“这是你成年以前最后的机会。”

明楼一点点抽着烟,明台看着,俱是无话。

明台知道明楼是有烟瘾的,却从没见过他在家里抽烟,也不曾想这个人抽起烟来比起平时陌生得多。明楼生得英俊,眉眼深邃气质卓然,是不知多少名妍淑女趋之若鹜的贵公子,但此刻缭绕的烟气模糊了骨子里的贵气与疏离,更有一分神秘的魅力,平白令人移不开视线。

明台心里一动,忽然问:“大哥,你怎么不结婚?”

明楼缓缓吐出一口烟,然后说:“小孩子问这个干吗,”顿一顿,“你希望大哥结婚?”

明台犹疑一会儿,诚实的答道:“不希望。”他心里总觉得明楼要是成了家,就再不会一门心思宠着他了,到底是要疏远的。可不舍的也不仅是宠爱,这份管束他并不是全然不甘愿的。

明楼的视线定在明台身上,然后勾起一个浅浅的笑,“大哥不会结婚的。”

明台瞪大了眼睛,问道:“为什么?”

明楼将快灼到手指的烟熄在烟灰缸里,没理明台的问话,只是说:“去洗个澡吧,大姐要回来了。”


没有后续



评论(17)
热度(131)
  1. 華太和殿zevero 转载了此文字
    沒有輸入電腦的「後續」呢? 難得看見有太太會寫大哥「抽菸」梗 被東哥真人抽煙look迷的不要不要的
2016-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