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vero

杂食/各种文风实验。
call me zeze or 叁亏

© zevero

Powered by LOFTER

恋爱傻瓜(短完)

即使没人看也爆肝写完了

2k出头

CP仍然牛影 

轻松愉快吐槽向 大学生paro  二人交往中

没什么道理 反正就是甜甜甜



“若利君,”天童觉指着牛岛若利写了一半的题目,“用这个方法是做不出这条题的。”

牛岛若利抬头看他,明明脸色平静,天童却感受到了下一秒就用排球扣爆自己面门的气势。

也不知道是谁叫我帮他划重点复习,天童暗想,嫌我烦,你就做真的勇士挂科去吧。

其实牛岛若利和天童觉都是以体育特长生资格保送进了这所全国一流大学,对成绩无须多在意,至少进入大学已是第三个年头,前两年眼前这位是从没在意过。

众所周知,牛岛若利,是彻头彻尾的只知道排球的傻瓜。

所以期末挂科乃至补考对此人来说,家常便饭。

天童不是没帮他补习过,无论高中还是大学(除了球技以外大学两年下来此人毫无进步尤其是智商),但帮他考前突击,这真是破天荒头一回。鉴于他们两人在白鸟泽和大学积累下的五年半的情谊,他还是答应了。

以那句“好”为源头,噩梦就此开始。

天童的神游被手机铃声打断,他眼看着牛岛若利起身出了图书馆,本应该藐视众生咄咄逼人的脸此刻虽然表情变化不大,但分明连同气场一起温柔到一塌糊涂。

切,肯定是影山那小子的电话。

 

“所以你在图书馆对吧,和天童前辈一起?”影山飞雄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鼻音显得更重了。冬天感冒也算常事,但一向身体好的影山难得中招,便病袭如山倒,躺在宿舍的床上起也起不来,所以原本约定一起自习也只好报销。

牛岛若利嗯了一声作为回答。

似乎没什么可说,于是沉默,只剩下呼吸声,牛岛浅浅的,和影山因为鼻塞而滞涩的,呼与吸,频率惊人的一致。

他突然希望时间过得很慢,再慢一点。

过了很久,还是影山开口:“那么就这样,没事就挂了。”

“别挂。”牛岛若利还是遵从内心。

影山的声音明白地表达着无奈:“还有什么事?我头很痛的,不能这样陪你耗。“

牛岛按下挂断键,疾步走进图书馆。

(作者写到这忍不住笑XDD两个直球笨蛋!!!)


“我先走了。“

天童觉看着突然又出现在眼前的牛岛若利以被他扣杀的排球落地的速度利落地将摊在桌上的文具和书本卷进背包然后离开,大脑还未反应过来。

所以这混蛋就这么走了?当初叫人给他补习的究竟是不是刚走的那混蛋?半晌天童终于记起要吐槽。

能让若利君这么着急,也只有那位小男友影山了。

天童认命地叹气,把手头上为笨蛋若利君准备的参考资料收起来,拿出自己的复习提纲看起来。


站在影山飞雄的宿舍门前的牛岛若利怀里抱着从室友柜子里找到的退烧药和便利店买的退烧贴,犹豫着是敲门,还是直接“推开“门。

“牛岛前辈,有事吗?“

他回头,影山的室友国见和金田一沿走廊走来。印象中他们和影山似乎是一个初中毕业,但这种时候这些事怎样都无所谓。

他言简意赅:“麻烦把门打开。“

金田一应声上前给他开门,眼色很好的国见迅速将金田一拽出来关了门,只留牛岛和影山在宿舍。

牛岛若利走到影山飞雄的床铺边坐下,一面撕开退烧贴一面把被子向下拽了些,露出影山一张红的不正常的脸。他轻轻将冰凉贴上对方的额头。

“咦,是你……“影山半睁开眼,鼻子完全塞住导致声音很细微,”不是在图书馆补习?“

牛岛冰凉的手在影山的脸颊游移,漫不经心的回答:“结束了。感觉还好吗?“

影山没说话,只略带不爽的哼了一声。

牛岛若利却误以为他因为头疼而呻吟,于是仔细的抚摸过影山的耳侧和头发,揉按着对方的太阳穴:“好点了没?“

影山晃着头,想要躲开牛岛的触碰,又冷哼着,“为什么刚才直接挂电话?“

牛岛不依不饶的固定住影山的头,仔细按摩对方的眉骨,“你说头疼,还是睡一会儿好,所以不打电话了。“

影山飞雄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想要钻回被子里,被牛岛若利止住:“头露在外面睡。”

影山的头别向床的里侧,牛岛于是脱鞋上床,腿分跨对方身体两侧,俯下身靠近对方的脸。

“你、你你干嘛?”影山从未如此惊恐,“我还在发烧啊喂!”

牛岛一脸坦然:“快睡。”

他看着影山的脸比刚才更红,用手摸了摸对方的脖颈,还是微微发烫。随即他把被子掩好,翻身下床。

突然感受到了阻力,他低头,自己的衣角被影山从被子里伸出的光裸手臂死死拽住,他回身几乎是用不可控制的蛮力将手塞回了被子里,然后用看不乖小孩子的眼光看着影山。

影山缩了缩脖子,“你也上来睡吧。”

牛岛若利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目光盯着影山看了一会儿,然后脱了羽绒服穿着T恤上了床。

他的体温一向比常人略高,但对比此时烧的滚烫的影山,俨然一个大号冰袋。牛岛环住影山的腰,将手臂紧贴对方灼热的肌肤。影山飞雄静静地把头枕在着牛岛若利的肩颈处。

恋人的身体贴合的如此之近,牛岛若利却感觉不到性的冲动。

相反,他的内心一片平静,像是没有风吹过的海。


期末考成绩发下来之后天童觉和排球傻瓜牛岛若利以及傻瓜的男朋友,同样是排球傻瓜的影山飞雄,在学校食堂一起吃了顿饭。

“谢谢你帮我补习。”牛岛嘴里说着谢,周身仍然是要用球扣爆天童脸的气场。

天童觉含糊回应几句客气话,低头吃饭。敏锐如他一早读懂牛岛“你打扰老子约会”的脑电波,决心再吃两口就借故离开。

“可是到最后你还是挂科,”影山的两腮鼓鼓,话语含糊不清,“你究竟有没有好好听天童前辈讲题啊。”

当然是没有,天童觉暗自吐槽,开始提出要补课的人最终补到你这个小男友床上去了你不知道吗影山君。

与粗暴的球风相反,牛岛若利吃饭细嚼慢咽,十分优雅。他淡定的回话:“你因病缺考,也得留校补测。”

影山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满脸郁结,“本来打算集训之前和你去京都呢。”

天童觉抬头瞥了一眼牛岛若利的臭脸,心下暗爽,低头继续吃饭。

“反正结果都一样。”牛岛若利突然说。

这留校补习能哪儿能与小男友同游京都比,天童觉完全无法理解傻瓜的脑回路。

“反正在一起,都一样。”牛岛若利接着说。

天童觉又抬头瞥了一眼牛岛若利的脸,余光里看见影山红透了的脸。

他终于忍不住端起餐盘转身就走。


其实还应该加一个tag叫 作者被自己写的文虐到(单身狗泪流满面

同时心疼天童(捂脸

评论(8)
热度(88)
2015-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