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vero

杂食/各种文风实验。
call me zeze or 叁亏

© zevero

Powered by LOFTER

君の知らない物语5

两小时爆灵感写完的P5绝对甜甜甜(拍胸脯

不立FLAG 上线的都是小天使不是情敌

懒得连接了(捂脸 前文请戳主页


出发的时间定在了5点,这是一个尴尬的时间。

惯于按部就班提前准备妥当的牛岛若利选择了3点半起床,所以现在难忍困意。部员陆陆续续到达校门口,默契地划分好车内前半区睡觉,后部留给精力旺盛的家伙玩闹。

他坐在第二排左侧靠窗的双人座闭眼假寐,右侧的位置空着。

教练清点完人数,问前排的人:“影山呢?” 

他睁开眼扫一下周围,的确没看到自家二传的身影。

“打个电话问问。”教练指示。

牛岛摸出手机解开屏锁。

“诶等等,来了来了。”几个右边窗口的低年级说着。他顿一下,又把手机塞回去。

影山大步跑上车,一边喘气一边鞠躬,声音细小:“呼,对不起,呼,呼……忘记调闹钟。”

众人不客气地爆发笑声。牛岛瞥一眼影山紧抿的嘴唇和微红的耳朵,别开了眼。

牛岛若利已然发觉对方并非印象中的冷静又理性,准确的说,那样的影山只存在于球场上。而平时的对方,更为稚嫩、笨拙而鲜活。牛岛仍不算十分了解影山,但脑海中对方原本尚未着色的线稿肖像,已经填进了几个色块。

影山从他身边经过,看样子是要去后排。

牛岛于是抱着双臂闭眼打算补眠。巴士缓缓开出,他的渐渐意识模糊。

朦胧间醒来,他抬头看时间,过了2小时出头,车程才到一半。他活动肩颈,这才发现旁边多了一个睡着了的影山。

牛岛皱着眉向影山右手边的天童觉看了看,得到对方的回答:“他嫌后排太吵过来睡觉。”

他看了看身旁的人。影山的头低着,略偏向右侧,双手在腹部交叠,看着是个不太舒服的睡姿。巴士略微减速,对方的头撞到前排的座椅上,力道不重但还是发出“咚”的一声。

 “不帮助他一下吗,”天童的笑意味莫名,“影山可是这么睡了一路哦,若利君。”

牛岛若利迟疑了几秒,在影山的肩上拍了拍。

突然被叫醒的人望向他,无意识瞪大的眼睛,眼角还有浅浅水光,显得深蓝色的眸子更为明亮清澈。牛岛若利盯着对方的双眼,说不出话。

“啊,那个,坐你旁边打扰你了吗,抱歉。”影山终于找回了意识和语言功能。

牛岛若利回神:“不是。我是想说,你这样睡会撞到头。”

影山一副茫然表情:“啊?”

听不下去这番对话的天童插了一句:“若利君是说,叫你换个姿势睡,为免撞到头啦,对吧?”

牛岛若利点头:“还有,低着头睡脖子会酸。’

影山的表情变化很奇妙,牛岛觉得无法理解。

半晌对方才说:“嗯……谢谢。“

牛岛看着影山坐直身体,头靠在椅背上迅速地又进入睡眠,于是靠在椅背上看向窗外飞速略过的景色。

合宿地点定在了邻市的体育公园,另外有2所老牌强校一起,合宿期间以练习赛为主。牛岛当年白鸟泽的队友基本都被这两所学校录取,而今年,日向翔阳考上了及川彻所在的其中一所。

不知道影山和昔日搭档日向翔阳成了对手,见面会是什么反应。

肩头忽然压上重量,他身体僵住,扭头看无意识枕在了他肩上的影山,俯视的视角只能看见被稍长刘海遮去大半的脸和头顶小小的发旋。睡着的影山不同于任何时候,嘴微微张着,俨然乖顺的孩子模样。

神使鬼差,牛岛若利没有将影山飞雄推正,而是任由他枕着。

天童看过来的视线让他奇怪的不适,笑容更是。他以不解的目光看回去。

天童笑得更灿烂了:“原来若利君也这么会体贴人呢。”

牛岛若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将视线转向窗外。后排玩闹过后多数人都休息了,前排更是无声,于是车里意外的安静,似乎能听见自己和影山的呼吸,相互交叠,频率渐渐趋于一致。

他忽然觉得安心。 


评论(5)
热度(49)
2015-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