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vero

杂食/各种文风实验。
call me zeze or 叁亏

© zevero

Powered by LOFTER

君の知らない物语4

难得这么高产

前文请走 1http://azevero0504.lofter.com/post/1d60da99_7fa2e9d

               2http://azevero0504.lofter.com/post/1d60da99_7f80b28

               3http://azevero0504.lofter.com/post/1d60da99_7fac6da

那么  请愉快食用糖分较高的P4


如同往常,影山在晨练前1小时醒来,用冷水澡唤醒未完全从睡梦中苏醒的神经,然后赶往操场。教练相当严苛,即使是晨练也没人敢随意缺席,而影山,一贯比别人开始早、练习多。部员陆陆续续到达,几个昨晚闹得厉害的前辈,见到他都有点惊讶的神色。

因为看起来影山与平日并无不同,丝毫不受宿醉影响的样子。

但要说昨晚的疯狂没有任何副作用,是假的。头痛不严重但持续,这让平时轻松的晨跑稍显难熬,他咬着牙跑完10圈,在终点停下来顿觉天旋地转,顺着重力向下跌。

下落的趋势止住了。

“你今天休息比较好。”声音低沉,是影山能分辨出的一个人,他仰过头勉强睁开眼,果然看见牛岛若利的脸。对方的字典里显然没有体贴这样的词汇,虽然这样的关心对一贯直球的人来讲已实属不易。影山的腿仍然酸软,半坐在地上,于是牛岛手臂发力,几乎是让他脚不沾地被“提”到了操场外的草坪。

沐浴在队友惊诧视线里的影山强装镇定坐下:“……谢谢。”

影山昨晚几乎是喝到失忆。虽然今天他才明白醉酒并不能消除什么郁闷只会让人头疼欲裂,但昨天晚上的他还是选择了来者不拒,迎接了前辈们和同级生的大肆轰炸后,酒量不算好的他终是倒在了角落。

半梦半醒之间似乎看见了一张脸,距离很近。视线里的景物模糊不清,勉强定焦也只能看清一双深邃的深棕色眼睛。然后他的意识彻底离他而去,记忆也随之断线。

怎么想影山都觉得那双眼睛只能属于牛岛若利,虽然这样的推断全无理由,非要说就只能是直觉使然。

影山还是决定问出口:“昨晚,送我回宿舍的是你吗?”

牛岛若利点头,站在他旁边慢慢地喝水。

影山大觉不妙,眉头紧皱。他知道自己虽然酒后不会胡闹,但是却偶尔会吐真言。曾经高中毕业的排球部送别会就有过醉后紧抱着日向哭诉不舍的经历,虽然当时同届的四人都留下了眼泪,但第二天月岛不留情的嘲笑曾一度让自己发誓再也不沾一滴酒。

如果意识尚有一点清醒,影山绝不会说出那份昨晚缠绕心中的郁结,但被酒精彻底麻痹的意识肯定脱离了他的掌控,而疑似坦白的对象,还是那个给了他相当沉重一击的,眼前的家伙。眼下情境的唯一出路,似乎只有向随便什么能灵验的神祈祷,他昨晚什么也没说。

自尊使然,影山绝不会开口问昨晚的情景。尴尬弥漫在素难相处的两人之间。

意料之外的,牛岛说话了:“对不起。”

影山不明所以。对方又接着说:“昨晚,你说你很难过,因为我不信任你。”

要问此时影山的心情,大抵可用羞耻至极四字形容。

这下倒是省的问了,他暗暗切齿,只是这答案不能更坏。影山只祈求自己昨晚没说出什么更“坦诚”的话。

“其实,”牛岛又开口了,”和你配合挺不错的。”

影山抬头,愣愣地看着牛岛。对方不是开玩笑的人,神情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和及川,是两种人。就算作为二传手你们注定要对决,你也不必勉强自己成为他。“

“你作为二传手,是非常优秀的,”牛岛与他对视,目光灼灼,“而作为队友,我信任你。”

一瞬间的震惊与喜悦混杂,影山能感觉自己的体温急速上升。这种时候,应该怎么办?他一瞬间乱了阵脚,只是盯着对方雕塑般的面容。

过了很久,影山飞雄发自内心地对牛岛若利微笑着说:“谢谢。”



评论(12)
热度(41)
2015-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