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vero

杂食/各种文风实验。
call me zeze or 叁亏

© zevero

Powered by LOFTER

君の知らない物语3

终于决定了名字的我眼泪流下来 CP牛影

今天爆发灵感写到手断的我(捂脸

终于进入CP线 感动落泪


最终他们队获得了全国优胜。

理所当然的,当晚的庆功会大家完全是玩嗨了的氛围,牛岛勉强凭气场拒绝了一多半的灌酒,独自在角落躲避众人的轰炸。而另一个重点轰炸对象,影山飞雄,在众人的轮番攻击下,十分钟前倒在了他旁边的沙发上。

他的手机没电了,于是只能安静的发呆,这样空白的时间格外难熬。清酒屋里昏黄的光营造一种温暖又困倦的氛围,此时他只想早点从混乱的夜晚中脱身,回到家里好好的放松一下过分疲劳的肌肉与被酒精麻醉神经。

他忽然想起了半决赛胜利那天隔着球网看到的及川彻不甘的脸。列队结束后在走廊拦住他的及川一如既往的赌誓:“下次一定打败小牛若你和小飞雄,然后夺冠,绝对!”

牛若坚持一贯的苦口婆心:“你选择了不可能的道路,如果当我的二传,就能轻松胜利。”

及川几乎是咬牙切齿,“你不是有小飞雄了嘛,又何苦执着于让我当你二传这种同样不可能的事呢?”

牛岛若利迟疑了一瞬才回答:“比起影山,我更希望你是我的二传手。”

被队友催促离去的及川在走了几步后又回头,满脸都是讽刺:“虽然不想承认,但你竟然看不见身边更好的,也许会后悔哦,将来。”

牛岛并不觉得对于自己,影山是优于及川的选择。虽然曾经无比坚定的这个想法,如今在说出来之前,需要瞬间的犹豫。

他瞥了一眼影山,惊异地发现对方由原本的趴伏转为仰面的姿势,那双异常清澈的眼眸正停留在他身上。他几乎有种对方看透了他刚才内心所想的错觉,这让他心里有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歉意。

 

牛岛若利和影山飞雄安静的对视着,对方几乎不带任何情绪的纯粹的目光令他没来由的无法移开视线。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有一瞬。

影山突然自然地微笑了起来:“果然,我还是赢不了及川前辈啊。”

牛岛猛然一怔,对方的话和从未见过的笑容像直击面门的扣杀一样令他动弹不得。

影山勉强支起身子,与牛岛面对面,脸上的表情略微扭曲:“你对及川前辈说的话,我听见了哦。”他又笑了起来,只不过是一个明显的苦笑,“我知道,我一辈子也赢不了他。我早就知道……”

牛岛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或是如何安慰,对方的表情看起来像是下一秒就会哭出声。

影山又倒了下去,原本支撑身体的手猛地抓住牛岛的衣角,用力的扯住,仿佛这样就能把牛岛本人撕扯成碎片一样,“为什么,我就不能得到你的信任啊,你知不知道,得不到主攻信任的二传手,真的很难过啊。”

牛岛若利看着影山泛红的眼眶,这才真的确定影山是喝醉了。

我应该安慰他,牛岛若利对自己说。他神使鬼差的俯下身去,与影山以一种呼吸能够轻轻拂过肌肤的距离相对,目光锁定着那双深蓝色的眼睛。

影山的眼睛一瞬不瞬的凝视他,纯粹地凝视着他。

牛岛若利忽然觉得失去言语。


评论(18)
热度(49)
2015-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