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vero

杂食/各种文风实验。
call me zeze or 叁亏

© zevero

Powered by LOFTER

君の知らない物语1

cp牛影(没错就是这么冷捂脸

大学生paro

清水向



大二下学期将近结束时,牛岛隐约听到消息,乌野的王牌二传手影山飞雄保送进了这所学校。

比起牛岛为主轴的白鸟泽称霸全县的时期,现在乌野才是宫城当仁不让的豪强之首。 但他对乌野的记忆只是短暂而强烈地停留在向他挑衅的日向翔阳、影山飞雄的身影,和高中最后一赛的败北。

那是他鲜少尝过的失败的苦涩,作为被神选中的主攻手,他曾一度觉得只要是自己在的队伍就会是最强,但现实把这个认识击的粉碎,连同他的绝对自信一起。那时他着实消沉了几天,脑内回放的全是乌野那对搭档胜利后欣喜若狂脸和赛前及川彻充满讽刺的笑容。

所以即使并不想承认,他在潜意识里对影山飞雄是排斥的。那是一种由对曾击败自己对手的愤恨和对不能完全献出自己的二传手的复杂而混沌的感情糅合而成的,极度接近厌恶的感觉。


这也许正是牛岛若利和自己的二传手影山飞雄始终无法正常对话的原因。虽然经过半年的相互磨合,千万遍的练习,相互配合的默契已经成了一种身体的记忆,乃至一种条件反射。但是,他仍不确定作为队友他是否足够信任影山。他对球场以外的这个人一无所知,虽然他对不在意的事物向来连眼神都吝啬给予,但一种无法看透影山飞雄的困惑感一直笼罩着他。影山在他面前,似乎永远是沉默又充满疏离的,与看完对方初中时那场比赛的初印象并无不同。

但分明又有什么不同。

眼前的影山能自如的与新的前后辈打成一片,话不多却自然地掌握了决定权。即使是在影山入部后被替换的原先的正选二传,一个与牛岛同届的关东选手,也未表现出任何对影山的不满,反而与影山关系相当融洽。

牛岛若利与影山飞雄的组合,向来被戏称为王者对决。但同队的人心知肚明,根本没有什么“对决”,是牛岛掌握了完全的明显的主动权。看似凌厉的影山,无论是在战术讨论还是平时的练习中,都保持了相当的顺从与沉默。

这难免让牛岛若利觉得曾经看过的影山那场北川第一的谢幕赛中那些霸道独断都是幻觉,这样的错觉直到今年第一场联赛开始才被终止。那时作为首发的影山飞雄踏入球场的一瞬间,急剧的气场变化连向来唯我的他也感受得一清二楚。

首战以3比0击败了对手,一个还算得上对手的老牌强队,却是以当年白鸟泽的风格,并非乌野的。

一路就这样顺利的赢下来,然后,在半决赛对上及川彻所在的队伍。

上场之前,影山拦在他面前,脸上是鲜有的无措。

“虽然我知道也许从前白鸟泽的球风,是最适合你的。但是,对手是及川前辈,我希望以二传手的身份和他对决。”语速缓慢,似乎在斟酌如何能将想法好好的传达,“我希望让他知道,我再也不是那个孤独的王了。“

对方那双略略发蓝的眼睛直视着他,带着闪耀的骄傲与坚定。

牛岛若利于是意识到,影山并非已经彻底与王者的称号告别,而是从暴君真正进化了一个贤明的王,不再以暴力与叫嚣命令他人,而是潜移默化让人给予他全心信任,从而使整个队伍跟随他前进,包括牛岛若利自己。

“你是队伍的指挥塔,一切由你决定。“

牛岛若利听见自己这么说。


评论(5)
热度(50)
2015-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