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vero

杂食/各种文风实验。
call me zeze or 叁亏

© zevero

Powered by LOFTER

君の知らない物语2

之前无题的后续

这次是影山视角继续



伴着欢呼比赛结束。5局打满几乎消耗影山飞雄的全部体力。

但幸而竭尽全力的结果是一场胜利,对手,正是他的宿敌及川彻。

影山一直坦然承认他与及川彻存在差距,虽然从技术层面上,现在的他似乎略胜一筹。

他很少坦然面对的是,他心底的恐惧,北川那无人接起的传球,被排斥在队伍外,被替换下场,或者说,重新变回孤独的王者。

升入高三那一年,缘下将乌野的1号队服交给了影山。起初感到荣幸,但喜悦过后负担压得他喘不过气。那时他和同届生的默契诚然无人能敌,但在后辈眼里,他依旧是难以相处的存在。

升入高三的这次IH预选,乌野艰难胜利。队友们疯狂欢呼大力拥抱,被围绕在中心的是日向。影山站在靠近球网的地方,人群的外围,脸上没有笑容。

像往常一样,那天影山留在学校练习了,也没别的,就只一次又一次的,一个人发球。

第二天晨练传球频频失误,他才后知后觉右手有些疼痛。日向押送着他往医务室去,得到一大包外用药和一周禁止练习的医嘱。

“我说你啊,”日向一如既往的没心没肺“不用那么拼命啦。”

影山沉默。升入三年级的日向,渐渐成为了球队中能让人安心的前辈,而月岛和山口,也是全队技术和心理的支柱。

其实只有他自己,在止步不前吗。影山默默地想着。

“我们都十分相信你哦,所有的人。”日向离开他座位时,留下了的这样的话让他怔住。

“所以,不用怀疑自己,主将。”

 

放课后的练习他理所当然的被勒令旁观。一组同往常一样的接发练习后,乌养教练对他招手。

于是两人走到场馆外的走廊上。

“当主将压力很大?”乌养点燃一支烟。

影山老老实实点头。

乌养微笑:“其实你做的不错。不要勉强自己去成为当年的大地、缘下,或者是日向。”

他茫然地看着乌养,但对方只是抽烟,再没说其他话。

结束训练时众人围上来一番嘘寒问暖热情到影山难以招架,于是一同回家的路上倒也难得热闹,他秉持一贯的直球风格在吵闹中时不时说一两句话。等到分手的岔路时,他淡淡的道了个别就转身走自己的方向。

日向学着影山过去的语气大吼:“快点好起来啊你个白痴!”

他在回头殴人和埋头前进之间选择了后者,“不用你说啦日向白痴!“

身后的其他部员零零散散地“主将快好起来啦”、“好好养伤”之类的话。声音不大,但夜幕降临的街道过分寂静。

影山一面向前走,一面回答不用担心。渐渐地和人声离得远了,他骤然停下。

仰头是一面比平日更闪烁的星空,他静静地看着。

做的其实也没想象中那么糟,吗。

评论(4)
热度(44)
2015-08-24